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:以色列法院首次执行中国判决

By Michelle Tzhori, Partner and Head of China Practice at Shibolet & Co.

特拉维夫地方法院于2015年10月6日发表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,以色列法院首次裁定,由中国地方法院做出的商业纠纷的判决,在以色列国的司法制度下是可执行的(以下简称判决)。

先例判决是在江苏海外集团有限公司诉艾萨克·莱特曼的案件中颁布的(以下简称强制执行程序)。原告公司,从事海外工程和建筑项目的人力资源配置,与被告、一位以色列公民签约,从事外国人力资源的本地配置事务,为乌克兰建设项目招聘和安置中国建筑工人(以下简称合同)。原告曾根据合同,派遣工人至乌克兰,然而,双方合作失败,工人被遣返回中国。原告在中国南京市、南通市对被告提起几次索赔诉讼;之前的诉讼以 “和解与清偿”(妥协协议)而告终;后者由南通法院裁定,判决不利于被告。南通法院的判决即以色列强制执行程序的主题。

特拉维夫地方法院审查和决定的主要争议,范畴包括以色列法律外国判决执行的第4节项下的互惠要求TASHICH1958(以下简称“执法法律”)。根据第4节的要求,“外国判决不得在以色列执行,如果该等外国判决的签发国,其法律阻止以色列判决在所述国家的执行”。

由于截至判决的公布日,中国法院从未审查过,在中国执行以色列判决的申请,特拉维夫地方法院争论过一个理论问题,如果面临这种执法程序,中国法庭是否会执行以色列的判决。

在审议该理论问题时,特拉维夫法院的裁决基于各种先例、概念和假设,尤其包括,以色列最高法院的一般方法,支持促进以色列司法系统和外国司法系统之间的合作;当事人反对执行的诉讼举证的责任概念;尚无国际条约,实施货币对外判决的事实,其中以色列和中国为缔约方;最重要的是 – 仅要求证明有关外国政府执行以色列判决的“合理潜力”,而不需证明事实上的执行。

听完几位中国法律专家的陈述,他们就中国法庭是否将执行以色列法庭的判决表达了矛盾看法,并审查了所有的证据之后,特拉维夫法院裁决如下:

  • 有关该案件的中国立法为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”第281节和第282节,立法决定,当中国法院审查外国判决执行的申请时,应当考虑以下几点:1)判决在其国内可执行;2)存在相关条约,在条约中,两国为缔约方,或者——对于外国存在互惠的概念,及3)外国的判决不违反中国的主要价值观,亦不违反其主权、国土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。上述立法使中国法院可基于互惠的概念执行外国的判决。
  • 中国法庭拒绝执行日本和英格兰法院颁发的几次判决(在相关国际条约中,中国为非缔约方)的事实,并不意味着中国法庭会拒绝执行以色列判决的可能性。
  • 目前以色列和中国之间增强的贸易和相互关系,带来了持久的公共利益,可促进两国之间的商业合作;这种利益是该案件中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。
  • 在该案件中,根据提交的证据,存在中国执行以色列判决的合理潜力,即,本案中已证明了互惠的要求。

基于有合理潜力在中国执行以色列判决的假设,以色列特拉维夫地方法院上个月决定,执行中国的判决,这在以色列司法制度的历史中还是首次。

我们确信,中国法院未来在裁决中国执行以色列判决的申请时,将应用互惠的概念。